您所在的位置:王益门户网站>教育>教育公司掘金“五环外”,谁是下一个北上广深?

教育公司掘金“五环外”,谁是下一个北上广深?

随着一线城市教育市场的饱和和成本的上升,非一线城市在激烈的竞争中显示出越来越大的发展潜力,成为教育机构的必赢之地。当教育公司选择一个接一个下沉时,哪个城市会赶上并分享北方、上层、更广和更深的教育功能?

一方面,北方、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的市场逐渐饱和,获取客户和排水的成本急剧上升。另一方面,随着经济的发展,非一线市场也显示出无穷的潜力。

较高的性价比:与一线城市相比,非一线城市除了众所周知的较低房价外,还有较高的性价比。黑板洞察(Blackboard Insight)曾在逃离北上官gshen的文章《教育培训公司》中计算了在北上官gshen以外的城市设立教育公司的成本。从工作站、工资、五险一金的成本来看,仅教师一项就节省了5741元,占原来这三项总成本的36%。然而,这仅仅是通过最基本的理论值来计算的,实际节省的成本只能超过这个值。

市场规模巨大: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一、二线城市约有3.9亿人,三、四线城市和非一线地区约有10亿人,是一、二线城市的三倍。换句话说,这个国家70%以上的人都在下沉的市场中。该地区90%的人口和70%的人口构成了一个有近10亿人口的正在下沉的大市场。消费升级的潜在市场是巨大的。

市场潜力无穷:随着非一线城市经济的快速崛起,家长越来越重视孩子的学习,他们的教育支出在家庭消费结构中逐渐增加,逐渐成为家长最大的支出。家长对教育的需求已经开始赶上一线城市,课外参与的普及率进一步提高。

此外,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教育的时空限制也逐渐被打破。随着在线直播技术的成熟和双师型班级的进一步普及,一线和二线城市的教师有可能陷入困境。

市场是企业建立自己的基础。当一线市场逐渐饱和时,越来越多的教育机构开始瞄准非一线下沉市场。不仅有通过增加网点和双资质模式向低线城市扩张的新东方和美好未来,还有通过B终端出口内容产品的高斯教育。然而,无论是“渠道下沉”还是“产品品牌进入三线、四线城市”,非一线市场已经成为网络教育企业的必备条件。

1.城市合作伙伴

城市合作伙伴是一种基于传统分销渠道的新型商业模式,融合了风扇经济、成员经济和合作伙伴制度等一系列核心理念。

它与项目方之间的关系是一种集中管理的伙伴关系体系。这时,企业更像是一个内部联盟和外部伙伴关系的整体。这种合作模式规模较小,双方的利益都受到限制。企业家可以获得以低成本快速扩张市场的机会。城市合作伙伴可以获得低成本创业的机会。消费者也可以获得更舒适的产品体验,找到高质量和低成本的商品。自然,这种三方利益模式引起了教育公司的关注。

4月26日,精英教育(Elite Education)和巨人教育(Giant Education)推出城市合作伙伴计划,品牌沉入中小城市。我们将以品牌授权和股权参与的形式向二三线城市出口高质量的教学模式和教学产品,并计划在3年内建立300个城市合作伙伴。与此同时,精英教育也宣布将与巨人共同建立50亿英镑的教育基金。在大力推广巨人品牌的同时,它还将推出“城市合作伙伴校园回购计划”,以不低于10倍的市盈率收购和合并校园。城市合作伙伴可以选择把他们的组织卖给精英或者经营自己的企业。

2.第二总部

“第二总部”通常是指企业在市场之外的功能性运作,它与第一总部协调以降低生产成本,从而促进企业的全面发展。在经济学中,总部经济是经济全球化的产物,追求成本最小化、收益最大化的“最经济原则”。

受一线城市生活成本上涨和产业调整的制约,向其他城市扩张已成为一种趋势。设立第二总部是教育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选择。它在分享总部职能和帮助教育公司下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据不完全统计,20%以上的教育公司设立了第二总部,有时甚至第二总部也可以成为平行总部。

2017年7月,尚德在武汉光谷设立了第二个总部。到目前为止,武汉员工人数已超过4500人,北京、广州、深圳员工人数超过总部,人均效率在四个总部中最高,购买或租赁办公空间超过7万平方米,业务部门贡献的收入在四个总部中居领先地位。目前,尚德已将其“第二总部”升级为“平行总部”。

3.连接

加入是一种通过体检、加入离线机构并与之合作来降低获得客户成本的方法。

虽然不同地方的具体教学和考试有所不同,但中小城市的培训机构并不具备大型机构的技术能力和教学研发能力。通过加入,两者可以结合各自的优势。这种模式也是教育公司最常见的下沉模式。

下沉的地方不仅取决于下沉地区的经济实力,还取决于城市人口的规模和人才的集中程度。黑板洞察(Blackboard Insight)通过分析每个城市的人口规模、经济实力和高校数量,发现了北方、上层、更广和更深的下一个面貌。

1.人口

如何在低迷的市场中脱颖而出,虽然人口规模不是唯一的决定性因素,但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参考。人口意味着巨大的用户群和市场。

在2018年中国城市人口排名中,在总共13个拥有1000万人口的城市中,重庆、成都、天津、武汉、苏州、郑州等新增一线城市,以及北方、上海、广州和深圳四个一线城市。

在人口排名中,重庆居首位,核实常住人口为3101.79万。重庆和成都作为中西部地区最重要的两个城市,也被称为“西南双核”。重庆在2018年成为上海、北京、深圳和广州后,成为国内生产总值超过2万亿元的第五大城市,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6.6万元。

不包括北上官深等一线城市,成都排名第二,人口1646.5万。自2012年以来,成都人口每年增加10多万人,到2018年达到1604万永久居民。2018年,国内生产总值超过1.5万亿元,占四川总量的38%。它的消费能力在西南领先。

第三位是天津,总人口1595.6万。15-59岁人口比例高达74.2%,人口优势明显。天津凭借优惠的高考政策资源和毗邻北京的地理优势,吸引了大量北京的劳动人口和其他人定居,每年新增常住人口45万多人。

根据增城市的人口统计,2018年人口增长最快的10个城市是深圳、广州、Xi、杭州、成都、重庆、郑州、佛山、长沙和宁波。郑州和Xi的发展势头尤为强劲,新增人口超过30万。另一方面,杭州的常住人口自2015年以来每年都在快速持续增长。到2018年,杭州的常住人口将达到986万,是仅次于深圳和广州的第二大人口增长。2018年,成都市常住人口为1633万。与2017年相比,增幅达到285,000,排名第五。

2.大学数量

从本质上说,教育产业仍然属于服务业,而且往往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当然,没有地方高校的人才资源,教育企业就不能在下沉的市场中开拓自己的领域和拓展自己的领域。高等教育的发展水平不仅衡量当地的发展水平和发展潜力,而且高校毕业生可以转化为高素质的教师,为教育公司提供强大的师资储备,促进教育公司的繁荣发展。

就学院和大学的数量而言,不包括北方的学院和大学,武汉市排名第一。武汉有90所学院和大学,包括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两所双班制学校,以及包括华中师范大学在内的5 211所学校。2018年,大学生人数达到97万,位居全国第二,仅次于广州。

第二名是Xi安,有包括Xi交通大学、西北工业大学在内的75所大学和包括陕西师范大学在内的5 211所大学。

第三名是天津,它有71所大学,毗邻北京。天津也可以利用北京的高等教育资源。

重庆有69所高等院校,包括1 985所和1 211所。紧随其后的是西南地区的中心城市成都,该省50%以上的本科院校都在这里,共有68所院校,其中包括2,985所和5,211所。西南地区大学生人数最多,科教实力雄厚。

2018年8月,国务院发布《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明确要求校外培训教师。《意见》指出,校外培训机构必须有相对稳定的师资队伍,不得聘用中小学在职教师。从事语文、数学等学科知识培训的教师应当具备相应的教师资格。国家教育机构政策的严格规定使教师资格证书成为不可或缺的要求。师范院校可以轻松获得高素质的教师。拥有许多师范院校的城市自然会成为教育公司的首要考虑对象。

此外,大多数教育公司属于互联网行业,科技大学也可以提供技术支持。

3.人才政策

与教育企业的发展相对应的是地方政策的吸引力。城市通过提供补贴吸引人才,如租房、买房、居住、开放和定居。

相比之下,武汉在人才和政策方面具有明显优势。2017年初,武汉率先提出了数百万大学生留在中国的计划,并在中国实施了四大智力积累项目。2019年2月,武汉市出台了《支持总部企业发展实施办法(试行)》,通过设立结算奖励、投资奖励、企业贡献奖等方式。,并连续3年为入驻企业办公室提供住房补贴。办公宽带和云服务补贴30%,每年最高补贴100万元。

在人才引进方面,郑州也在努力。对新引进的大学生,三年内每人每月最高生活费补贴为1500元,郑州市首次购房政府补贴最高为10万元。建设类大学博士、硕士和“双一流”本科毕业生在郑首次购房分别给予10万元、5万元和2万元补贴。

此外,Xi安、成都、杭州等地都有优惠政策。自2017年3月以来,Xi安先后出台了“史上最宽松的户籍政策”和23项新的人才政策等一系列政策措施。2018年2月,成都发行了最高限额为5000万元的《企业总部经济十篇》。2019年4月,杭州出台了定居政策,放宽了定居条件。在杭州工作并缴纳社保的大专以上学历人员可以直接定居。

除了上述因素,教育公司的创始人也可能成为影响选择下沉城市的一个因素。例如,武汉的人才计划“楚材之家”(Chucai Home)就是号召当地人才回国发展,事实上武汉已经吸引了很多校友企业落户武汉。“向谁学习”的创始人陈向东在郑州沉没,他在河南省新安县有户籍。从这个角度来看,在各方资源相对平等的情况下,选择回到家乡发展也是很自然的。

黑板洞察(Blackboard Insight)据统计,教育公司的下沉城市大多集中在新的一线人口和经济实力相对较强的城市。教育公司所在的Xi、郑州、武汉、成都等地分别是西北、南方、中部和西南地区的中心,拥有大量的人力资源和消费市场。与杭州、天津等大学数量相同的地区相比,Xi、郑州、武汉和成都的生活成本较低,教育公司的分布成本效益较高。

其中,武汉以其丰富的人力资源、便捷的交通等地理优势吸引了众多教育公司落户,在下沉城市中排名第一,有17个案例。它吸引了许多企业,包括尚德学院、猿咨询、精英教育和流利的口语。相关产业的企业集群将形成集群效应,并在未来吸引更多的企业。从这个角度来看,武汉将逐渐成为第一个教育公司下沉的城市。

然而,教育公司的倒闭之战才刚刚开始,武汉在许多城市中只是暂时领先。未来沉下去的路还很长。成都、Xi、郑州等城市也值得期待。

值得注意的是,合肥和济南也有教育公司。济南有41所大学,其中3所是师范学校,师资力量雄厚。以及相对较低的生活成本也可能是教育公司喜欢它的原因。然而,网络教育最重要的实施点是教师,所以目前,对于不能满足教师需求的三线城市来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摘自田方毅的微信公众号“黑板洞察”。本文是作者的独立观点,并不代表芥菜堆的位置。请联系原作者重印。

山西快乐十分 江苏快三投注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 江西快3 秒速牛牛app

下一篇:皇马高层:这比赛结果我们没想到,球队已无犯错的余地

上一篇:《决胜时刻》发纪念视频 亲历渡江战士讲述决胜记忆

相关新闻
最新排行
社会新闻